悲观的卡其拉_散文随笔_好文学网

卡其拉害怕贫穷,尽管贫穷从未打扰过他。如果没有得体的衣服,安全的庇所,健康的饮食,出行便会受到限制,遭人白眼。

在一定程度上,贫穷意味着权益被定量剥夺,尊严饱经跌宕。

因此卡其拉很注重自己的衣饰、发型和言谈。喝酒、看书、欣赏艺术品位很重要,眼光要独到。朋友们来来往往,都说卡其拉是一个绅士。

卡其拉常说自己是一个实效主义者,没有酬劳或者酬劳不足不会多做。因为人生很短,在没有物质财富的生命大海里流浪,漂泊到哪不都是荒凉。如果光着身子还能在大街上表现的优雅从容,这个人不是疯子,便是别人眼中的疯子。卡其拉并不贪恋钱财,只是运用钱财的艺术令他着迷。

天桥底下有个头发蓬乱,衣服脏就的流浪汉。带他洗个澡,理个发,西装皮鞋一换,笔直的走在天桥下,只要他不再伸手乞讨,没有人会觉得他是个叫花子,不管是否可怜过他。因为很多时候尊重浅而易见。树上有只鸟死了,尸体掉在地上,挖个坑埋起来就可免受践踏。可是一只鸟死了,它是否还具有尊严,鸟反正是死了。

这一切胡思乱想和用钱有关系吗?当然有关系,因为钱财让人心安。正是钱财的富余才会让卡其拉去想无关紧要甚至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要不趁着空闲,再想想尊重、钱财与尊严的关系吧。

卡其拉没有再去思考,因为尊严不容侵犯。

相关文章